凤凰花开

那一缕阳光 
 

【学生习作】(撰稿:D七李昊原 指导教师黄建伟那天,天黑得很早了,我不知道现在我是否做手术成功。撒裂般的疼痛令我的脑袋撑不了,我的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有知觉,我动不了,全身都是麻痹的。在我的脑海中记得,爸爸在病房外和医生在谈论什么。通过监护室的玻璃,我第一次看见爸爸哭了,他用手抓自己的头发,那些不争气的眼泪还是滴滴地落下来,而在我心中爸爸永远是坚强的、铁心的大男人,“啪”的一声病房的门关上了,也打破了我所有的思绪,医生和爸爸过来了,医生从我的病床头边拿了我做手术后的片子,走到窗边看看片子。那一刹那,我看得清楚,爸爸脸上那种担心的表情,问医生什么情况,医生无奈地摇摇头。而脑袋带来的痛苦让我承受不了,我失去知觉,眼前一片片黑暗。

我不知道睡了多久,醒来后,仍躺在冷清的病床。这时候第一个感觉就是口干舌燥,喉咙里有股腥味,想吐又想喝水,哪怕别人给我喝一口就够了,越等越绝望了。终于模模糊糊的一个人影把冰冷的管子插进我的嘴里,好像一股甘甜的山泉流进了我的肚子里,让我感到可口清甜,不一会儿便睡着了。

我不知道过了几天,一缕温暖的阳光照在我的脸上,我乏力地抬起那双麻痹的眼皮,看到坐在椅上的爸爸,累得睡着了。我发现了爸爸眼角布满了细细的皱纹,头发也比以前稀疏了些,我以前从不觉得他已经老了,这次见到爸爸瘦削的面庞上憔悴的面容,看起来好几天没吃饭,我终于知道什么是亲情。我并没有打扰他,只是默默地看着,夕阳透过玻璃窗照在我的脸上,我从不知夕阳曾有这样的美丽,在那遥远的天边,一缕金黄色的光在渐渐消失,我一直在欣赏那柔和又温暖的光,直到最后一缕阳光金色完全消失,我才回过头来。这时候爸爸醒了,急迫地问我身体感觉怎么样?我忍着疼痛笑了笑。

一天有一个夕阳,一个月有30个夕阳,一年有365个夕阳,是我喜欢看夕阳的1826天,我已经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夕阳的美丽,因为它的消失代表这一天的结束,也是代表新一天的开始。我对自己说,在这世上最美的是什么?是成为健全人?是拥有会说话的能力?都不是,就是如花的生命。做手术失败也没关系,也是爸爸希望我快乐地生活。这一次我对自己承诺:一定要看我人生中的最后一缕夕阳。

 

地址: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布吉街道西环路138号   总机:0755-89468000   行政综合部:0755-89468807    学生发展部(招生咨询):0755-89468816   传真:0755-89468222
中国反邪教网       深公网安备案证字第 4403601010102 号 粤ICP备09003220号